陕西2.7万亿国资腾挪的幕后

▲图片来源:陕西省政府官网

一进一出,陕西第一大国企延长石油集团,俨然成为近期焦点。

这缘于两家上市公司,(600248)以及(002267),日前的新动作。

一方面,延长石油集团持有的29%股份,将被无偿划转至陕建控股。

另一方面,其作为投资者,拟对的控股陕西燃气集团,进行增资扩股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。

它既是人省国资委,对相关国企资源的布局腾挪,也释放出陕西国企改革的最新讯号。

要知道,陕西省国资委监管的资产总额,去年底已达2。

7万亿元,排名全国第7位。

然而,

面对如此难题,事关2。

7万亿的资产,陕西国企改革这盘棋,怎么下?

近年来,陕西国企也取得较快发展,但其改革的举措,却也不乏“慢动作”。

尤其是与其它省份作比,陕西国企也时常被诟病。

说到陕西省属国企的龙头代表,必然绕不过延长石油。

西部首家世界500强,在海外亦有布局,综合实力当然不容小觑。

来看一个例子。

对于延长石油集团而言,2015年是特殊的一年:遭遇10年来的首次。

那一年,2000多亿的收入,搁在手上还没捂热,支出的已超出,扭头便告亏11亿。

诚然,当产能扩张撞上低迷,亏损似乎也能说的过去?

再来看看延长集团在“中国企业500强”排名变化。

若以榜单排名为参考,作为陕西第一大国企的延长石油,同北京、上海、广东等地的国企相比,在总体实力上,仍存在较大差距。

还有类似陕煤化集团等省属企业,近年来,亦助改革、技术创新、资源等举措后,才相继摆脱发展困境,实现扭亏……

从这也能看出,陕西国企自身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如何。

曾经一度,陕西交建集团、陕汽控股集团、陕煤化集团等8家国企,竟然出现12名董事和7名监事缺位的情形。

如今,陕西国企开展“六项改革试点”,其中不乏“规范董事会建设”这一项。

联想到此前,众多陕西国企董事、监事“缺位”的现象,也算是一种进步。

微观龙头国企之后,来看看经济结构和行业情况。

更何况,能源行业进入低谷,进而对全省经济造成拖累,已有前车之鉴。

从这点来看,陕西制造业国企的壮大,也已刻不容缓。

接下来,着眼陕西国企的整体。

截至2018年底,陕西省国资委监管企业资产总额达27015亿元,排全国第7位。

体量庞大,名副其实。

单从规模指标看,陕西的国企发展着实不错。

可是,本着理性、建设性的出发点,粉巷君更看重的是,发现不足之后的迎头赶上和“弯道超车”。

大道至简。

抛开繁杂的会计流程和术语,仅以陕西国企的利润总额,与营业收入比较一下,恐怕就会发现,确实难言轻松。

时任省国资委主任任国曾介绍过另一个指标。

2017年,全国省属国企的排名中,陕西省排在第20位。

明摆着,成本之高,费用之大,收获之微,想想都不可思议。

这3。

5%左右的比率,意味着什么?

这么说吧,目前一年期的基准贷款为4。

35%。

请注意,这里说的是基准贷款。

实际运营过程中,

这么简单对比一下,如何不让人感叹:家大业大的陕西国有企业,利润创造能力,竟然如此之低?

恐怕,这不是陕西国企应有的发展效率和发展质量。

陕西国企改革,到了必须要改、不得不改的阶段。

毕竟,距2020年全面完成陕西国企改革的总目标,仅剩1年半时间。

陕西国企改革的《三年行动方案》,涵盖2018至2020年的重点改革任务。

而实际留出的推进时间,却少了将近三分之一(2018年11月发布)。

而在任务方面,以目前的进度看,似乎也难言轻松:

国有竞争类企业股改面达50%、混改面达60%;

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达到20家左右,至少储备30户拟上市企业;

省属企业利润总额年均增长20%左右,到2020年突破500亿元……

当然,陕西的国企改革,也不乏诸多成功案例,尤其是在此前几轮国企改革期间。

时间拉回到2001年。

坐落于宝鸡的陕西汽车齿轮总厂,干了一件“大事”:省属企业寻求重组,请别人来坐头把交椅,在陕西开了先例。

当年9月,曾一度濒临破产的陕西齿轮厂与湘火炬,组建了陕西法士特齿轮有限责任公司。

如今的法士特,已成为亚洲最大的变速器箱龙头企业。

连续十六年名列中国齿轮行业第一,重型汽车变速器年产销量连续十三年稳居世界第一。

还有,陕西投资集团旗下陕西汇森煤业公司等6家省属企业,在去年全国国企改革“双百行动”中,突出重围,顺利入选。

珠玉在前,陕西国企改革的各项重点,势必将陆续推进。

国企改革,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。

陕西省国资委主任刘斌,以及他所带领的国资班子,任重道远……

(文章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今日财经网陕西2。

7万亿国资腾挪的幕后


亚博 yabo